襄樊汽车网

当前位置:

辱母案二审南方和于欢赢了这场媒体大战媒体子弹还是要飞起来

2019/11/10 来源:襄樊汽车网

导读

山东聊城辱母案二审来得虽然有点迟,但毕竟到来。昨天就应该写该案,但网上资料上传得太晚,难以做出准确和全面的判断,今天就可以写了。老徐认为

辱母案二审南方和于欢赢了这场媒体大战媒体子弹还是要飞起来

山东聊城辱母案二审来得虽然有点迟,但毕竟到来。昨天就应该写该案,但网上资料上传得太晚,难以做出准确和全面的判断,今天就可以写了。

老徐认为,二审赢家很多,但媒体赢得就更有价值,媒体的监督作用得到了承认。

南方周末正名

第一个披露此案的,是南方周末。2017年3月23日。南方周末刊发记者王瑞峰和实习生李倩的文章《刺死辱母者》,引爆山东聊城辱母案。

二审检方认定:

2016年4月14日21时53分起,杜志浩等8人相继进入接待室继续向苏银霞逼债,并先将苏银霞、于欢的手机收走,随后,杜志浩将烟头弹至苏银霞身上,辱骂苏银霞,褪下裤子暴露下体左右晃动,最近时距离苏银霞约30厘米。后杜志浩又向于欢发出“啧啧”唤狗声音进行侮辱,以不还钱还穿耐克鞋为由扒下于欢一只鞋子让苏银霞闻,苏银霞挡开后,杜志浩又扒下于欢另一只鞋子扔掉。杜志浩继而扇拍于欢面颊,杜志浩及其同伙揪抓于欢头发、按压于欢不准起身。期间,杜志浩还以苏银霞、于欢本人及其姐姐为对象,进行辱骂,内容污秽。

检方表示,本案一审公诉、判决对案件实施认定不全面:一是没有认定苏银霞、于西明向吴学占、赵荣荣高息借款共计135万元;二是没有认定2016年4月1日、4月13日吴学占、赵荣荣纠集人员违法逼债;三是没有认定4月14日下午赵荣荣等人以盯守、限制离开、扰乱公司秩序等方式向苏银霞索债;四是没有认定4月14日晚,杜志浩等人实施的强收手机、弹烟头、辱骂、暴露下体、脱鞋捂嘴、扇拍于欢面颊、揪抓头发、限制苏银霞和于欢人身自由等具体不法侵害事实。

检方称,一审公诉、判决认定于欢持尖刀捅刺被害人不具有正当防卫意义的不法侵害前提,未认定防卫性质,属于适用法律确有错误。本案中,于欢的行为具有防卫的性质,但明显超过必要限度造成重大损害,属于防卫过当。

以上事实陈述,与南方周末的报道基本吻合。证明报道是准确的。

以上陈述之外,吴学占团伙已经被认定为高利贷和黑社会团伙,已经全数归案,出警民警也因处理不力而被纪委处理,而一审也被认定为“未认定防卫性质,属于适用法律确有错误”。也就是说,于欢案是“防卫过当”,一审判无期过重,二审减刑或缓刑的可能性基本可以确定。

媒体也避免不了偏差,南方周末的报道也难免有偏差,但事实证明辱母案这篇报道就是准确的。

司法也是赢家

辱母案指向司法不公。

第一,民警出警不力,未能制止案件的发生,未能制止黑社会的暴力。

第二,一审法官未能公正办案,未能认定逼债者的黑社会性质和行为,未能认定于欢的防卫性质

第三,此案是否有官场腐败和司法腐败,对高利贷有纵容和对黑社会有保护?

这也是有人指责媒体是负能量原因所在,认为媒体居心叵测反政府、反社会。

现在二审公开审理,公开司法方面的问题,正视司法方面的问题,反而为中国司法赢回了声誉。司法偏差和腐败是难以避免的,关键是要勇于面对,勇于解决,公开事实,而不是隐瞒和回避。

辱母案并没有毁掉司法的声誉,而是赢得了广泛的赞誉。

害怕和躲避媒体,不让媒体讲话,反而自毁司法形象。

正确对待媒体批评,辱母案对各方面都有教益和启示。

辱母案是一场媒体大战

南方周末《刺死辱母者》刊发之后,有关方面立即组织反击。于欢代理律师与记者是同学关系,此记者“揭黑”劣迹斑斑,此文手法是南方系一贯写作风格和手法,夸大事实。此类文章四处散布。

其中,“血饮”的《辱母杀人案,又一场无良媒体的人血馒头盛宴!》把矛头直指南方系和媒体:“在媒体报道过程中南方新闻系掀起了这轮风波,这让血饮不敢相信案件背后真的如他们所报道的那样,长期以来南方新闻系一直以传播谣言和挑动社会矛盾为己任,孜孜以求的毁国不倦”。

在“血饮”看来围观和吃瓜群众极端无知。

该文直接为高利贷、黑社会和一审法院辩护,而且态度恶劣,极不专业。比如,防卫“不法侵害正在进行,对方停止侵害就应该中止”等等。此文更是要混淆事实,把此案搞成黑吃黑。“那么这对母子及其家人到底是什么人呢?苏银霞在借入案发这笔高利贷的时候私刻公章,从一开始就留了后手,私刻公章在法庭质证的时候就可以直接赖帐。黑社会想要高额利息回报,而苏银霞开始就留了后手,一个贪对方的利息一个贪对方的本金,真是一场黑吃黑的好戏!在大家关注这个案件的时候似乎忘记了一个人,那就是于欢的父亲也就是苏银霞的丈夫在哪里。事发当时母子二人被堵在自家厂子里,作为父亲和丈夫的于西明在哪里。实际上此人早在案发之前就已经因为高息揽储非法集资诈骗逃逸,苏银霞的妹妹也因为非法集资在坐牢,此人丢下老婆孩子,让他们去对付被追债的黑社会,典型的怂货一个。儿子杀了黑社会,于西明这时候又冒出来了,装杨白劳、装爱子的慈父,当真虚伪至极”。

“血饮”的文章披露了很多细节,不可能是写作者像记者那样采访调查而来,一定是有人报料。但对于这样的报料可以用,但绝不能给予肯定。如果给予“肯定”,就难免有利益交换之嫌,文章就没有了客观性。

另一个以当事律师发表的音频就更为不专业,报料于欢父亲是冠县地税局局长,非法集资“数十亿”,并直接主张一审判决书才是事实,应该给予法律承认和社会认可,南方周末的报道是假的,是坏的。

这些都证明,有关方面在指责媒体的时候也发动了一场媒体反击。这场媒体大战不只是利用各个平台发布各种文章,还动员更多的人在网上留言,组织舆论攻势。明眼人都能看穿。

到底谁是无良媒体?现在已经事实证明。

舆论的边界

对比其他个别案件,对于聊城辱母案,监管部门和最高院对舆论持开放的态度,老徐亲身感受到中国的进步。尽管老徐也有文章被举报删除,但老徐非常理解。

二审证明,媒体在此案中发挥了积极正面的作用。媒体的作用和地位已经得到公正的确认和确立。

老徐也看到留言和评论中对媒体和舆论的参与提出了很多意见。在这里也谈谈自媒体的舆论边界问题。

自媒体是没有调查采访权的。即使是正规媒体的记者有采访权,写出文章也只能发在你从业的媒体和官方公众号上,发在个人微信号上也是不合适的。那么自媒体就只能对事件、事实进行评论。

作为一个评论人,可以就官方媒体和渠道已经披露的事实进行评论,后来事实出了偏差,也不能找到你评论的头上,你评论者不是现场的记者,不是律师,无法调查事实,评论只能依披露出来的事实。

但是,如果你参与到案件当中,为某一方说话,就要了解清楚事实,排除陷阱和地雷。如果故意隐瞒事实,又参与到案件当中,就有问题了。

这也是老徐质疑“血饮”文章的原因,老徐已经感觉到了这是一篇有目的的文章,是代表某一方利益的。

现在张律师又披露出了更多的细节,但老徐对这段音频也是有质疑的,虽然她做的很巧妙,以上课的形式来讲这个案子,但是以一个与案件相关联的律师,以这种形式报料和评论自己的案子和其他的案子,是不是合适,还真没有依据。

因为作为律师,对于自己的证据和事实是要负法律责任的。比如,大家对南方周末的文章有不少质疑,但作为评论人是可以拿来用的。因为记者对事件的报道负有法律责任的,如果事实有错,是要追责的。而报料的律师,不管他是不是记者的朋友,他对媒体讲的话,也是要负法律责任的。比如律师讲的证据和和法院判决书呈现的证据不一样,就要有一个分辨,做假证的一方就要负法律责任,量刑时就要考虑进去。

占豪讲要让子弹飞一段时间再评论。这是说你对事实还没有作出判断,是不能评论的。比如昨天晚上,老徐没有读完二审的资料,无法做出全面准确判断,就不敢匆忙评论。但你对事实有判断,是可以评论的,非要等到全部事实都端出来了,还要你评论干什么?

辱母案也是自媒体人上了一课。

原创不易,转发和点赞就是最好的支持

治疗阳痿的伟哥万艾可真的那么好吗

西地那非哪里有卖

云南白药的西地那非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