襄樊汽车网

当前位置:

浣溪沙谁念西风独自凉

2019/11/10 来源:襄樊汽车网

导读

文 | 刘铛铛 图丨小嘿浣溪沙·谁念西风独自凉[清代]纳兰性德谁念西风独自凉,萧萧黄叶闭疏窗,沉思往事立残阳。被酒

浣溪沙谁念西风独自凉

文 | 刘铛铛 图丨小嘿

浣溪沙·谁念西风独自凉

[清代]纳兰性德

谁念西风独自凉,

萧萧黄叶闭疏窗,

沉思往事立残阳。

被酒莫惊春睡重,

赌书消得泼茶香,

当时只道是寻常。

纳兰是个深情的人。之前,沉浸在对自己的初恋的追忆里,后来,又沉浸在对自己亡妻的追忆里,在30岁就溘然长辞,难免不与此有关。这是纳兰悼念亡妻的一首词。

独立秋风中,疼爱你的人不在了,谁会念顾你这份身心俱寒的孤独心情呢?萧萧黄叶,疏窗紧闭,如血的夕阳映着形单影只,往事便在沉思中慢慢蔓延。你还记得吗?那时春日迟迟,好像有无尽美好的时光可以虚度,我们一起饮酒,我醉了,小睡一会,你说话都轻轻的,生怕惊醒我;我们赌书比学问,常常乐得忘形,泼了茶水,惹得茶香满室。那时候的我们只觉得这些都是平常的生活,却在你辞世后,成了难忘的追忆了。

今天,我想说的,是关于阴阳隔世而无可寄托的思念。

端午节就要到了。姥爷去世也快到了百天。几个月前,我离开南京的时候,这里正是樱花烂漫的季节,北方还是衰草迷离朔风寒的萧索景象。下火车直奔医院,病床上的姥爷已经昏迷,更加瘦得认不出,大口的呼吸着,再不是平日里爽朗矍铄的样子。第二天一直陪伴着姥爷,中间一段时间,姥爷是意识清醒的,只是感觉痛苦万分,嘴巴和舌头在动,却发不出一个音,直到下午终是难再回转,溘然离世了。出殡的那日清早,初春的北方早晨格外寒冷,借了三姨长长的黑色羽绒服,也还是无法抵御自内而外刻骨的寒冷。那日没有一丝云,太阳大而殷红如血,仿佛它是宇宙万物中仅有的星球,无穷无尽地燃烧着时间,却看不到时间的灰烬。那是燃烧着的纸钱上火苗的颜色,或许那里剩下的便是时间的灰烬吧。

那日的太阳,是我从未见过并永不会忘记的。正如同去年的端午节我回家探家去早市时天空的太阳。只有5点钟,可居然太阳已经挂得老高了,光芒耀眼。我买了很多咸鸭蛋、粽子、五彩绳、多年吃不到的地产蔬菜等等各种食物带回家,坐到姥姥姥爷中间和大家一起吃饭。那是我的宝座,从2岁到5岁,爸妈不在家的童年里,我一直坐在这个位置,享受姥姥姥爷及全家给我的爱。之后我越走离故乡越远,竟是多年以后才难得回去一次,姥爷看得出非常开心,默默地做这做那,搀扶着腿脚不好的姥姥在屋里散步,午后会在窗台边看资治通鉴,偶尔会和我聊起书里的内容,说里面都是治世经纶,又会讲起一些往事,全家如何从山东搬到东北,年轻时候在荒地上遇见狼和狼如何搏斗,文革时候如何变相保护老同志,三年困难时期如何挺过来,如何用微薄的工资养活全家9口人等等,其实好多内容都听过了几次,似乎不再觉得惊喜了。去年回家的时候,亲人说,你有空应该给你姥爷写一个传。我当时答应了,却未开始动手,现今想来,他竟是读不到我写他的一点笔墨了。

带着姥爷的遗像在湖边游荡,看玄武湖波光潋滟,紫金山山花烂漫,就会想起姥爷从未来过我生活的地方,心生悲伤。在人群中偶然看到身形瘦削的老人,也会忍不住多望两眼,好像他一转身就可能是姥爷的模样。死后的世界会是什么样子呢?若有灵魂之说,为何姥爷还不曾来入梦?若真无灵魂之说,竟是我上穷碧落下黄泉,也无处安放无处排遣我的思念了?

又快到端阳了。记得当初离开家分别的时候,我对姥爷说,我明年还会回来的。而今,我若回家,你已不在。

沉思往事立残阳,当时只道是寻常。

晚上写完这篇,夜里梦见来到一个海边有白沙的地方,好像是养老院类似的地方,有老人在商量旅游的事情,转身看到了姥爷也在其中,比先前胖乎了一些,气色也很好,看了我笑。姥爷生前节省,不曾到过什么名胜,却对世界有深刻的热爱,临终前遗憾没有见到大海,或许他已经得到了理想的归宿?唯愿逝者安息,归彼乐土。

伟哥治疗早泄 伟哥治疗早泄如何;性生活短几分钟

万艾可的作用机理

美国伟哥

吃伟哥有什么副作用 第一次吃伟哥有什么副作用呢?

标签